我一见你就冒泡

想你时天上就掉下一粒沙,从此便有了撒哈拉

烂俗情事(20下 完)

5555555不知道错过了上的我还能不能重新拥有
我真的好爱烂俗情事啊谁逼太太删完了我哭(´;︵;`)
太太看看我吧嘤嘤嘤@四月修田

四月修田:

* ooc // abo




李英超每天都很忙,李振洋参与不进去他的学习生活,也不试图参与。他有时会问自己能帮他什么,李英超都说没有。周末时两人可能会共驻书房,李振洋看电脑,李英超看试卷。


高考在六月,今年的夏天特别热。李英超只穿了短袖出门,李振洋一直觉得不妥,他怕空调把李英超吹着凉了。他对李英超的过分关心对于李英超而言十分像一种甜蜜的负担,李振洋总觉得他像个弱不禁风的瓷娃娃,实际上他按照李振洋的食谱每天逼迫自己吃那些以前不会吃的东西已经很焦躁了,但男人还是唠唠叨叨的不停。但他又不忍心叫男人不要再说,不要再关心他了。他烦着,又不舍着。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同与以前他所经历的单纯的爱恋跟完全的接受,更像是脱去了疯狂了平静,有了生活的味道,仿佛回到了他小时候观看父母吵架,转头又和好的场景。


李振洋还不知道自己惹了小孩的厌,他很怕李英超生病,他对李英超有责任,不仅仅是爱情上的,还有夫夫之间的。李英超长了点肉,可他自己并不高兴,因为都在肚子上,他嫌弃穿衣服不好看。怀孕的时候到不见他这么介意肚子,现在没了那闹人的家伙,他倒是有了毛病。


这话换做以前他肯定会说,笑李英超麻烦,但现在他实在说不出口。孩子的事情他有遗憾,也有一丝庆幸,但李英超一定是难过的。李振洋感同身受不了,他也无法真的去感同身受。他是一个惯于隐忍的人,与岳明辉一样,在他们的童年跟成长历程中,安慰是对弱者的怜悯,alpha是不需要安慰的。所以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李英超,他爱李英超,多过这个半意外半人为的孩子。医生说的容易,不过多是宽慰的话。李振洋看的很透,他跟李英超的之间,有没有这个第三个人,都无所谓的。


他无所谓,但李英超却不是这样想。他不能强制把李英超从悲痛中拉出,李英超也不给他展现自己悲痛的机会。但李振洋可以感受得到,交合得越深,他越能感知到伴侣的情绪。每天晚上李英超都是默哀自己的小孩,虽然他们一直坚持着没有去查性别,完全等待着那一刻的惊喜。


李振洋会尽量比李英超晚睡,他会在李英超颤抖双肩时将小孩抱进怀里,给他一场淋漓的性爱。李英超以为李振洋在他身上进行着再次,所以他每回都将生殖腔完全打开,接受爱人的洗礼。他并不知道李振洋结扎了,李振洋也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他。


性爱对于omega跟alpha来说都是一种解压,尤其是尽兴的,可以让他们暂时忘却烦恼。


李英超就这样熬到了考试结束,他果不其然也感冒了。李振洋板着脸照顾他,李英超怕这样的李振洋,李振洋看他吃完药,重新坐到他身边,问他之后有什么计划。李英超歪着脑袋,李振洋说,想不想出去玩,叫上你那个朋友,尤长靖。


李英超指了指李振洋跟自己,“我们,跟长靖啊?”


“恩。”李振洋整理着李英超翘起的头发,李英超眼睛圆鼓鼓地转来转去,说:“那,能不能再叫上林彦俊啊?尤长靖没有他……就很难出门。”




李振洋的速度很快,可能也有他工作并挪不出那么多时间的原因,他总想尽快地跟李英超开始旅行,免得老头子又找他的麻烦。


他们在机场与尤长靖跟林彦俊汇合,尤长靖兴高采烈地看李英超打招呼,随后才看到站在他身后,推着箱子的李振洋。他连一下垮了,立马去找林彦俊。林彦俊就在他身后,他搭上尤长靖的肩,向李振洋伸手,“又见面了。”


林彦俊像大人一样跟李振洋交谈着,尤长靖崇拜地看着林彦俊,李英超则悄悄挽上了李振洋的手臂。林彦俊是个很有趣的人,李振洋对他起初有着敌意,之后也渐渐消弭了。可能是因为结了婚,在国内本就不顾及,李英超在亲近的尤长靖面前,也并不遮掩他跟李振洋的亲密。李振洋的眼睛也经常在他的omega身上,可往往又不让他发现。他是请假外出,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对他这个年纪的人而言,当玩乐过了一定程度,也就渐渐没了原本的乐趣,还没有工作有意思。只是李英超还小,李振洋并不介意陪他,可自己跟他却又是玩不到一起去的。所以这回他才会建议尤长靖与他们一起。


他一面看着电脑手机,一面跟着李英超的身后,看他上蹿下跳,林彦俊有时候会跟着那两人胡闹,有时候会站在李振洋身边。他问李振洋是不是觉得跟他们有代沟,李振洋笑了笑,说是啊。他毫不掩饰的回答让林彦俊微微挑了挑眉,他又继续道:“不过李英超只是人来疯,在家里时还是比较安静的。也就遇到你们,才这样。”


可往往就是这样,李振洋才会想自己是不是限制了李英超的翅膀。他捏了捏鼻梁,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李英超身后。他们正在沙滩玩水,李英超跟尤长靖在轮番逐浪。李振洋二话不说把李英超扛了起来,不顾他的尖叫,往海里走,然后将肩上的孩子直直抛进了海水里。


李英超吃了几口水,他探出头后生气地推了一把李振洋,李振洋顺势倒下,长臂一拽,又把李英超拖进了水里。


那晚李英超被李振洋惩罚得很惨,最后躺在浴缸里沉沉睡去的。




两人的旅行总有结束的时候,主要还是李振洋。李振洋似乎也早有准备,他带了抑制剂,但反复嘱咐李英超不能随便使用。他是不得不回去工作,李英超即便多舍不得,也不好任性。李振洋说李英超可以继续跟尤长靖他们一起玩,他看了眼林彦俊,贴近李英超的耳朵,“我只会有点吃醋。”


李英超被他说得面红心跳,他随后又被李振洋吻了下,那人问:“你会想老公吗?”


李英超点点头,抱住李振洋,“会想你的。”




李英超确实想他,每天会给他发许多照片跟视频,李振洋没时间看,兴趣也确实不大。他会在下班后催促着李英超拍自己给他看。他对对外面的世界没兴趣,他的兴趣在李英超。可李英超似乎无法体会李振洋这样单一的心情,他认为自己实在给老男人分享自己的快乐。


李振洋并不会把话说明,他只是坚持,坚持李英超把小脸露出来给他看。这才三天,他已经无法忍受没有omega的怀抱了。他必须要用工作麻痹自己,这样才不会在夜晚郁闷的睡去。他后悔自己的大度,他应该直接把李英超抓回身边的。


这是李英超最后一个无忧无虑的假期,他并没有按照规定时间回家,而是又把旅途延长了半个月。考试分出来了,李振洋以此为借口叫李英超回来,李英超支支吾吾,犹犹豫豫,李振洋在另一边握着电话,从胸腔呼出一口长气,说:“那我帮你查。”


李英超惊叫一声,他立马捂住了嘴,小跑到角落,说:“谢谢哥哥。”


“宝贝。”李振洋忍住心中的失落,把什么时候回来,改成了,“玩的开心吗?”


李英超说很开心,他抱怨着李振洋都不看他的照片,李振洋说看,他都看。李英超很容易被哄了过去,主要还是他自己也有行程,不能陪李振洋太久。


李振洋无可奈何地挂了电话,捏了捏鼻梁,头疼。




李英超回来那天是个周六,李振洋起了个大早去机场。


李英超的飞机早到了,他推着箱子随着人群出现,李振洋手上拿着杯冰茶,他把东西递给小孩后,又接过李英超的推车。李英超好奇地问他司机不在吗,李振洋说今天他自己来接李英超。


李英超再次挽上李振洋的胳膊,距离上次,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李振洋问他最近都在玩什么,也不给他发信息,害得他很担心,李英超来了兴趣,开始跟李振洋讲,李振洋静静听着,李英超看他没反应,问:“你是不是没兴趣?觉得很幼稚?”


李振洋摇头,他拿开了李英超手上的冰茶,低头吻住他思念已久的唇,“下回不要出去那么久了。”







好的

四月修田:

等我好吗
好的

拜托啦

辛苦了( ー̀εー́ )

四月修田:

周末很忙 可以等我到晚上吗 晚点睡吧 


我努力了 结果连上都没写完



烂俗情事(10)

嘤嘤嘤喜欢好喜欢

四月修田:

* ooc // abo // 费劲 




李英超从没有真正的顶撞过李振洋,除去alpha的原因,李振洋比他大了许多岁,李英超只敢在边缘试探,并不敢真的挑战权威。他自认大度,给李振洋跟自己都找了台阶下,其实心里还是很计较的。但他又不愿拉下脸跟李振洋吵他心里有别人一事,只能借题发挥。他顶完嘴后心里舒坦了不少,等回到家,掀开窗帘,就看到李振洋坐在车头抽烟。那人原本是望着前方,也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对方突然抬头,吓得李英超连忙蹲到了窗台底下,好半天才敢再探出头,看那人走没走。


之后的好几天,李振洋都出现了。李英超表面很烦,心里却是窃喜跟得意的。李振洋也不会做什么,就是在他家楼下抽烟,有时候打打电话,可能是处理公事。李英超时不时透过窗户会看看他,仅此而已。李振洋一定知道自己住在几楼,李英超想,他家是电子锁,如果李振洋愿意,估计密码也弄到了。可他一直没换,也不知道在犹豫些什么。


李振洋守了一周,就消失了。


李英超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回家,从旁侧击着是不是父亲跟李振洋的项目有问题,肖玉仪以为他是关心李振洋,嘴上抱怨了李英超几句,说他好久不打电话,一打电话还是问李振洋。李振洋跟李家聪的项目已经进入了正轨,一切都很顺利,李家聪对李振洋赞誉有加,肖玉义夸完李振洋后又悄悄问,李振洋有没有去看过你?


李英超眼神一暗,答,看了,待了一周。肖玉仪很开心,说李振洋最近挺忙的,国内的事情把他弄得焦头烂额,抽出一周挺不容易了,要李英超不要耍小性子,这一周就让李振洋好好放松。李英超皱起眉,他不喜欢肖玉仪这样偏袒外人。他问,那李振洋惹他怎么办,肖玉仪却笑了,说,你哥哥会惹你呀?


当然会,怎么不会。李英超腹诽。他挂了电话,爬回了床上。李振洋来就是因为父母之命吧,了解到实情的李英超,说不上失望,但原本的欣喜也全都变成了苦涩。


这之后的几天,李英超都闷闷的,尤长靖很奇怪,他之前看李英超还挺高兴的呀,怎么天气没变,他的心情就先变了。林彦俊知道李英超之前有个alpha的事,礼堂里的那位身材高大,让人过目不忘。他悄悄走到趴在桌上的李英超身边,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李英超一转头,林彦俊的手指正好戳到他的脸颊。李英超先是一愣,随后笑道:“你无不无聊?”


林彦俊说他不浪漫不细腻,一点omega的样子都没有。他拉开李英超前面那人的椅子坐下,凑近李英超问:“想谁呢?”


尤长靖在他俩不远处,看两人离得近,呼吸都慢了两拍。他竖着耳朵,悄悄听着,可他动作大,很容易就被林彦俊发现了。林彦俊就故意凑近李英超,李英超不喜欢这样过分亲近的接触,他正要躲,却被林彦俊按住手,那人几乎贴上了他的脸颊,属于少年alpha的信息素直面扑进李英超的鼻腔。那是跟李振洋完全不一样的清爽透彻,不含杂质,没有烟酒残余,像是跳跃的火苗,炽热莽撞。李英超挡住林彦俊贴过来的手,他想被烫着一样从自己的座位跳开,推开桌子说自己要去接水。


林彦俊笑得几分玩味,目送他的背影离开。他转头回头,就见尤长靖张着大眼瞪着他,“你,你刚刚干嘛啊?”




李英超脸颊泛红,喝了好几口凉水才缓下心跳。


他回想林彦俊靠近自己的画面,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由于林彦俊与他相熟,他也不能跟对方发脾气,如果别的alpha,早要被他打走。李英超在交换后开始有意识地慢慢接触一些其他的alpha,他们大多数的信息素跟林彦俊的很相似,都是很清新的,少数一些可能比较社会,就会残留一些烟味。以前在学校,且不说有没有机会,他是根本不会主动这样做的,那时的他有李振洋。


李振洋。


李英超记得他信息素的味道,很浑厚,很沉闷,残留着强烈的烟草味,一闻就知道是大人,甚至有时候会有些呛鼻,可一旦习惯了,又戒不掉。如果强制分开,他还会有些想念。一起想念的,还有那份在闻到时的悸动。


李英超垂下眼,扣着自己的水瓶,他可能需要再花一点的时间去忘记李振洋。也不知道剩下的半年够不够。




李英超生日之前正好在校庆,之后连着就是几科联考,等真正有空周末跟同学聚在一起庆祝,都已经是两周过去了。李振洋正好也是那个周末来,他是在去意大利的路上专门绕来的新加坡,本想着回程再折腾,也比较好买礼物,但还是敌不过想见见李英超的心情,想说还是早点见比较好。


他到的那天天气又闷又阴,是李振洋最讨厌的那种。他个人并不喜欢这个城市国家,除去生活环境优美,设施便捷之外,处处都不合他的心意。地方小,天气热,水汽多,李振洋一下飞机腿就开始疼。真不知道李英超怎么跑来了这里,都是尤长靖带坏了小孩。


他上次是被总部急急叫回去的,本想着陪李英超生日的计划瞬间泡汤,不仅如此,他之后的两周都在加班,董事会最近在看李振洋做的几个投资项目,还算满意,打算让他通过考核期。李振洋从没受过这种气,就算用化名在公司上班时,领导都是对他恭恭敬敬。说来他的化名也很有趣,叫木子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就是李家人。他个人是挺喜欢这个名字的,所以有几个他非常关注的omega的新药,他都想用“木子”作为品牌名。


外人说他不忘本,至于是不是这个原因,或者占了多大分量,也就李振洋自己清楚。


他手上的礼物很轻,他又忘记李英超那个年纪的小孩会喜欢什么了,他询问过陆定昊,对方没给他太多方向,他上回去跟岳明辉吃饭时,对方提到了实验室的师弟家有几只狗仔,找不到人认领,李振洋二话不说,就让岳明辉把对方介绍给自己认识。


他现在跟岳明辉吃饭的次数远比去夜店的多,岳明辉戏称他从良了,李振洋未置可否,只是虚虚地笑了笑。他样子看起来有气无力,岳明辉关心他,问他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见他还有黑眼圈,又劝他要注意身体。李振洋说知道,让岳明辉也注意点老腰。岳明辉对他的调侃一向都是照单全收,李振洋以前总会试图激怒他,但现在已经没了那个冲动。


岳明辉是那种没什么脾气的人,说话做事都是不温不火,跟他在一起,是要慢慢熬出味道。这跟与李英超一起时是完全两种感觉。李英超是闹,纯闹,熊孩子一般的闹。恨不得把天给你捅出一个洞。李振洋很头疼这样的闹,他总说自己年纪大了,受不起李英超这样。可真等耳边清静了,他却还是想。


他看到岳明辉就会想到李英超,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更可怕的是他想到往往都是李英超那时看到他要亲岳明辉时惊讶的脸,他像只受惊的鹿,立马窜回了树丛,久久不肯再现身。


岳明辉听说他上次跟人打架抢一个omega的事,他那会儿没问,等再想起来,又显得太过刻意。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很明白分寸在哪里,对于李振洋,他一向把握的很准。不过最近李振洋的表现让他稍微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omega的功劳。岳明辉这样以为着,但又觉得可能不是。李振洋可闻起来又不太像还有人,他总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殊不知以前的他身上就是染着一股omega的味道,即便在那鱼龙混杂的地方,仍可以嗅到一丝香甜。




李振洋拿了蛋糕跟礼物,站在李英超家门口。他家没有人,晚上十点,家里没有人。这足够李振洋大发雷霆。他打李英超的电话,李英超不接,李振洋就直接开了定位。李英超的什么他都知道,隐私不过就是一纸空谈。他见李英超在市中心的餐厅区,直接赶了过去。可真到了地方,他又犹豫了。


李振洋知道这样的行为很奇怪,所以从来不用,以前他都只是远远地看,他回实属无奈之举。可他怕李英超误会,到时候指不定发多大的脾气,耍多别扭的性子。李振洋在车上坐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算了,不要出现了。他抚了抚额头,打算吩咐司机走,当他没来。他算是拧过来一点,不管他怎样以为,李英超都大了一岁,他是拦不住孩子长大的。这回只是跟同学聚餐,无可厚非,他也不应横加干涉。


是他亲手放走的李英超,不管现在如何悔悟,他都没有资格再把人抓回来教训。


司机重新启动车子,李振洋往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出来打电话的林彦俊。李英超身边的人他都查了一边,这个人跟尤长靖是最常来往的两个。小伙子是个alpha,李振洋看资料时就很头疼。他比照片上看起来还要帅气,是学校里最受追捧的男生的长相,打扮很酷,听说性格也不错,李振洋二话不说下了车,他拎着一盒蛋糕,走到林彦俊面前。


林彦俊还在跟女友调情,突然感觉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把他吓了一跳。他抬起头,发现对方也是个alpha,他以为是挡了路,后来才觉出不对。


那人说:“麻烦你把这个给李英超。”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林彦俊却下意识把蛋糕给接了。可能是因为对方的身高过于优秀,使得林彦俊迅速就把他跟记忆力里那个背影联系到了一起。他啊了声,对方停住脚步,他问:“您是李英超的alpha?要不要一起进去?我们还会坐一会儿。”


李振洋摆摆手,“我不扫他的兴了。”




林彦俊咣的一声把蛋糕放到李英超面前,同学还笑,林彦俊很厉害啊,迟到李英超喜欢吃蛋糕,又去变来了一个。看着包装,真精致。林彦俊没理会他们的调侃,让李英超把东西快些拆开。他自己也好奇。李英超疑惑地看着林彦俊,问他还真去买蛋糕了?林彦俊笑了,说,我可不那么贴心,打开你就知道了。李英超扬了扬眉,也猜不出林彦俊在故弄什么玄虚。


蛋糕盒上的味道,他很熟悉。李英超拆彩带的手顿了下,他说他不想吃了,这个蛋糕就算了吧。但是周围的同学一致都觉得是林彦俊买的,起着哄,一定要李英超拆。李英超难以招架,只好硬着头皮打开,蛋糕四四方方,铺着金箔巧克力。上面的话很简单,愿你天天开心。没有署名。李英超望向林彦俊,那人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他身边的尤长靖咽了咽口水,李英超把刀子给了他,说:“长靖,你切吧。”


起哄的人切了声,说李英超绝情,这好歹是林彦俊大晚上出去买的。李英超不知道这帮起哄的omega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别的不说,现在十一点,哪家蛋糕店还开着让林彦俊来提。林彦俊却接着这个楼梯下了,问李英超,“你真要给尤长靖么,你看他那么胖……”


他话音还没来得及落,就被尤长靖丢了只筷子,差点戳到下巴。


“好歹也是一片心意。”


李英超是铁了心,他说:“我不需要。长靖,你切吧,应该挺好吃的。”


“英超你不吃吗?”尤长靖刀都拿起来了,又被林彦俊掐住手腕,他察觉了不妥,多问了一句。李英超摇摇头,“你吃吧。”


蛋糕被当场分了个精光,这份吃完,大家也该散场了。李英超跟尤长靖顺路,一道回家。尤长靖见他情绪不高,问他是不是不高兴大家起哄。李英超根本没在意这件事,他还愣了下,这才意识到尤长靖在说什么。他说没有,他没放在心上,但心事重重的表情又让他这句话难以服人。尤长靖停下脚步,鼓了鼓勇气,终于说:“英超,我觉得林彦俊很喜欢你。”


“啊?”李英超脑子里都是李振洋,根本分不出给别人的空间,尤长靖这句话他反应了好久才说:“我也挺喜欢他的,还有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尤长靖还要再说,李英超打断他,“如果他是真的这样想,那么他自己会来跟我说,别的任何人说都不作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尤长靖欲言又止,最后只能点了点头,李英超冲他笑了笑,“晚安,早点休息,今天谢谢你。”


从尤长靖家到他家,一共也就三分钟路程。李英超不想那么快回家,在花园里转了两圈,被蚊子要了两个包后,实在受不了,上了楼。


他家门口放着一个盒子,李英超蹲下神,犹豫许久,还是打开了。狗被训练的很好,察觉了有人在,也没有叫,只有在李英超打开盒子的瞬间,扑了上去。李英超被扑了个满怀,跌坐到了地上。


狗脖子上挂着个字条:“记得给他取名字”。



可爱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N2的小号:

发一下吧小鸟合集
以后更新基本都父子组(哥哥的梗真的少 我产不了多少 专注磕哥哥)等会儿还有四张

一个梦

做了个梦中梦。

梦里的梦里梦到木子洋在一条街上,靠中间偏左的位置,放了把躺椅,嘚嘚嗖嗖的晒太阳,然后我超级激动的叫他,他转过来朝我笑的时候我就醒了。

回到梦里的现实,我和江欣欣去逛街吧应该,然后走过很多街,终于走到一条很空旷的街,我又看到一把熟悉的躺椅,我知道那上面躺的人是谁,那个人转过来,又开始朝我笑,梦境和定格镜头一样,一帧一帧的,我看着他转头,我看着他翘起嘴角,我看着他眯起眼睛,我看着他咧开嘴角,然后我还是跳了起来,指着他重复了一遍,木子洋?

是你吧,木子洋!他的微笑凝固了,说你咋认识我?

我很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巴,你说你这倒霉孩子,公司有床有沙发的不肯躺,到这大马路牙子上躺着是不是嫌命太长了不会被撞啊?!

但我表面上害羞的惊呼,你怎么在这躺着?

他还是嘚嘚嗖嗖地笑,我晒太阳呀~

然后我继续害羞,那我能不能去你公司参观一下啊...

木了洋没!有!拒!绝!我!

挥了挥手说,好呀。

他说好呀有多温柔,温柔到我死也不愿醒来。

然后我在后面和欣欣说,这个梦我做过一半,没想到今天真的

遇到他了!!

马上就到公司了,洋洋带我进去之后先看到了博文,博文靠在沙发上,没有棉裤。他和博文打了个招呼,指了指我,就学着bowen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大手一挥叫我随便看。

我很想拍他。

只是想留个纪念,在我和他如此接近的时刻。

然后好像下课铃响了,公司里面的某个教室涌出来一大批小朋友,老师居然是小弟(?)

小弟蹦蹦跳跳的扑进木子洋怀里(手动再见)

我就知道,我的梦从来不会让这两个人同时出现的剧情缺席

kkk

看到小弟我又呆滞了,白白软软的高个男孩。

我说,弟弟,我能不能,捏一下你的脸啊。

然后手不由自主的伸了上去...下一秒回过神赶紧收回来,不好

意思啊我有点情不自禁,会不会吓到你啊。

然后弟弟伸出手拿我的手贴着他的脸,没事啊,你捏吧。

带了点小小滴害羞,眼睛真的和小鹿一样,

湿漉漉的咕噜咕噜盯着你。

我好怕自己的手脏会弄脏他的脸啊,

轻轻的捏了一下就赶紧收回。

我的妈耶,好嫩好滑呜呜呜。

好像和李洋聊了会儿55667788的,想和他拍照又不敢说,我只能说,我能不能,给你们俩,拍个合照啊?

他们手牵手开始找角度了,角度找了很久。

我快放弃的时候终于出现一个不错角度!

拍完以后我觉得待了有点久了,想走。

结果江欣欣在门口和小于聊的火热异常。我惊了。

他们俩异口同声叫我再转转。

我...

我在他们边上坐下,远远的,远远的看着那个转来转去欺负弟弟,揉头,大笑,拿着玩具闹,嘴里叼着糖的木子洋。

我好想和他说我好想他,我又不知道怎么和他说。

有很多话一见到他就说不出口了。

我还是在心里大声叫,

哥哥,你真帅。

木子洋,你真帅。

木子洋,我真喜欢你。

木子洋,远远看着你我就觉得好开心。

木子洋,我真的以为我在与你会面。

木子洋,我没有把这儿当成梦境。

木子洋,你特真实。

木子洋,我不走。

木子洋,我好爱你。

木子洋,你是我的宝贝。

木子洋,你值得。

【瑜洲小短文】许脆香和黄草莓

#瑜洲#还是...许脆香和黄草莓

  “你说,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黄景瑜揉了揉许魏洲柔软的头发。

  “因为你sa呗。”许小洲毫不介意的舔了舔掉到掌心的脆香米。

  “嘿,我说认真的呢!”说着把他的手拽过来,舌头忍不住舔了舔嘴角。“感觉蛮好吃的,给我也舔舔。”
   
     然后……许小洲一脸懵圈地看着某只舔着他手心的巨型犬,毛茸茸的脑袋好像开心的要翘到天上去……手心……传来一阵酥麻的电波……电得人浑身一震。

  “别……别闹了。”许小洲赶紧推开这只脑袋。

    看到自己的手被他包住的时候......怎么就他妈的那么小呢?!!尼玛自己的手本来也算大了…被他包住的时候怎么就小了一倍呢日他丫个西瓜皮。

  “只许洲喵舔手吗?!喂喂这不公平!”黄某人还在持续抗议……嘴角…还沾了脆香米的花生屑…

    许小洲还是红了一张小猫脸,感觉猫耳朵和尾巴都要暴露了……

  “瞎舔啥玩意你个二傻子。”然后一巴掌招呼到了黄大犬头上。

  “别!得!了!便!宜!还!买!乖!”











瑜洲#黄草莓和许脆香#

“洲~我们一起吃草莓吧洲”

“我想吃脆香米”

“好~那就吃你”

“……”